????荔区,南京路上。

????羊城一监的接见室里,我和张星宇隔着厚厚的特制玻璃互相对望。

????几天时间没见,这家伙貌似生活不错,又重新恢复了过去那股子白白胖胖的臃肿劲儿,头发让剃的紧贴脑皮,再配上那副人畜无害的憨厚模样,活脱脱就是尊弥勒佛。

????对视几秒钟后,他蠕动嘴唇,指了指旁边的固话听筒,我随即也马上拿起自己面前的话筒。

????话筒里,传来张星宇熟悉的男低音:“瞅毛线瞅,统共半小时你还准备给我相一卦面是咋地,有啥事简练点说。”

????清了清嗓子后,我将从崔辉那儿得到的所有信息,一五一十告诉他:“我捋着线索抓着..”

????“东方建材..单勇..李洁明..”听完我的话后,张星宇念经似的念叨几个名字:“龚鹏为了叶浩找你寻仇,单勇因为之前磊哥拒绝,所以怀恨在心,接着两人不谋而合,一起计划这出抢劫、伤高利松的案子,一切听起来正常且自然。”

????我皱了皱鼻子道:“是,给人的感觉好像事件本应该是这样发生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太容易了,如果这背后真的是内个什么单勇在指手画脚,为什么龚鹏要藏着捂着,他跟单勇的关系,凭咱们难道还查不出来嘛。”

????“那可不一定,假设不是崔辉是只软脚虾,你想查出来单勇这个名字很难,龚鹏这种在yang城混了十好几年的老油条,人脉圈、朋友链鱼龙混穿,咱们想一个一个排查何其困难,我唯一觉得迷惑的就是崔辉,按理说他一个拿钱办事的老混子,说白了就是别人手里的一杆刀,龚鹏也好、单勇也罢,怎么会随随便便让他知道这么多细节呢。”张星宇摇摇脑袋道:“我倒是觉得好像是有人故意让崔辉了解这么多详情,那人似乎知道你一定会去找崔辉,凭崔辉的性格指定会竹筒倒豆子似的全往出蹦跶,当你得知这一切后,绝逼会把目标锁定单勇,那人就可以趁势隐匿起来。”

????听着张星宇的分析,我愕然的长大嘴巴:“卧槽,谁这么神机妙算!”

????“这个世界上就不缺各种各样的能人异士,更不缺脑子灵光的诸葛。”张星宇眉梢紧缩,轻晃脑袋:“单勇就像是被迫推出来的一只替罪羊,那人想要通过单勇,暂时化解你心底的愤怒,也让整件事情画上一个句号。”

????我咬着嘴皮道:“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李洁明?”

????张星宇再次摇头:“不好说,对于这个李洁明我了解的特别少,回头你可以找找廖国明或者张帅再探探底,不过能设计出这么大一出剧目的人,首先肯定不缺钱,其次应该还有个响当当的身份,凭李洁明在yang城的段位,怕是够呛吧。”

????“马德,我总觉得李洁明挺邪性的。”我打了个哈欠道:“而且这次的事情主谋也直指他的公司,你说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,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给丫撵出yang城得了,省的夜长梦多。”

????“以啥理由?”张星宇微微昂起脑袋,目光直视我:“你要知道,咱们现在已经快变成众矢之的,搞掉常飞和老邓,不管是他们上头,还是地下一些依附他们的个人或者势力对头狼都是咬牙切齿,你但凡敢师出无名的难为李洁明,就等于是给人家制造话柄,你当时用的是法律扳倒常飞和老邓,如果现在闷着脑袋瞎干,别人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治你,而且治的更加彻底。”

????“操!”我浑身直犯膈应的拍了拍脑门子,粗声粗气道:“那现在咋整,就咬着这个单勇不放呗?”

????“已经是这样了,那就这么走吧,至少比什么都不做来的强。”张星宇一点不显毛躁,舌尖轻顶上嘴唇微笑:“其实你还可以给李洁明去个电话,他当初能来yang城落脚,是通过头狼的关系,现在我们需要他偿还一下人情并不过分,他要是乐意配合,把单勇送到你面前,你完全可以废单勇一条胳膊、一只脚再给人原原本本送回去。”

????“送回去?”我目瞪口呆的张大嘴巴。

????张星宇的眯眯眼直接勾成月牙状,嘴角上翘道:“对,送回去!”

????思索几秒钟他的话后,我立即回过来味,张星宇的意思很简单,单勇只要从我手里逃过一劫,势必会对将他送出来保平安的李洁明怀恨在心,这样的话,根本不需要我们动手,他俩之间就会起内斗。

????我甚至还可以把信儿传给高利松,他这次被莫名奇妙的袭击,几乎要了半条命,此时此刻比谁都盼着可以报仇雪恨。

????张星宇歪嘴道:“反之,如果李洁明推推搡搡,你也可以用他知恩不报的理由制裁,这事儿大肆宣传一下,他首先名誉会收到打击,其次你就算动手,山城的廖国明和张帅也说出半个不是,不过动弹他,还是得缓缓,至少咱需要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。”

????我攥着拳头,眼珠子赤红的低吼:“我就知道,来找你谈谈,肯定是对的,就这么整,甭管黑手是谁,先特么拿单勇开刀祭奠我兄弟!”

????“朗朗..”张星宇冷不丁喊了我一声。

????“啊?”我迷茫的望向他: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有点小感慨。”张星宇苦笑着摇摇脑袋道:“事实证明,咱们还是不够强大,别的不提,就单拿巅峰时刻的天娱集团作对比,巅峰时期的天娱集团想整谁就整谁,你说他们需要看谁脸色行事吗?这次的事件也给你我提了个醒,头狼还是太孱弱。”

????我感同身受的应声:“是啊,上头没有太过可靠的大树,底下全是一路陪我走来的兄弟,只要损失一个,我都觉得好像被抽筋扒皮一样的疼。”

????“往后把手再抬高一点,告诉兄弟们应该多结交他们的兄弟,假设这次没得是大壮底下的小孩儿,你可能会难受,但绝对不会这么痛苦,假设大壮、咚咚这些孩子,每个人都有十个八个的小马仔,咱们也永远不会经历被谁包围的画面。”张星宇眨巴两下眼睛道:“天娱集团输给咱不假,但咱得多看看人家的优势,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人生开挂,不过都是厚积薄发,多累积多结交,才是真正的王道...”

????te1808171